我的攝影師爸爸

劉小瑜            四年級            寶血小學

我爸爸是一位攝影師,他有一個「魔法盒子」,他常常帶他捕捉漂亮的美景。

        作為攝影師的爸爸長圓圓的臉,因長期需要尋找拍攝的美麗角度,所以眼睛非常雪亮。爸爸的身材高大,抱他那沉重的「魔法盒子」好像拿玩具一樣輕鬆。

        爸爸有個口頭襌,常常說:「一、二、三,笑!」這也許是他的職業造成吧。他在攝影棚幫忙別人拍照時,他都會說這句口頭襌,每天都至少說幾百遍。

        我記得有一次,他在攝影棚給一隻可愛的小狗拍照,習慣性說了句:「一、二、三,笑!」結果小狗對他「汪汪」大叫,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哈哈,這就是我的搞笑的攝影師爸爸。

 

老師評語:

抓住了爸爸的職業特點進行,為我們展現了他敬業樂業的一面。描寫生動,語言風趣,非常棒!

 

──────鄭文婷老師

玩搖控飛機

劉小瑜   四年級   寶血小學

        星期六下午,爸爸帶我到維多利亞公園裏玩搖控飛機。

        在公園裏,遊人如織,熱鬧非常,有人在玩蹺蹺板,有人在玩滑梯,又有人在玩千秋。我找到一個空曠的地方,然後裝好我的搖控飛機。哇!我的搖控飛機七彩繽紛格外耀眼。

        我迫不及待的將飛機搖控上天,搖控飛機像一隻大鳥飛上天,衝下來,像大鵬展翅,非常威猛。一時飛到左,一時飛到右,一時在天空中畫出優美的弧線,它越飛越高,突然它逃出了我的視線,好像飛到宇宙了。由於飛得太高,失去控制,它從「宇宙」掉下來,幸好,我眼明手快,趕緊控制住了它,令它去左面降落,它才避免變成「爛飛機」呢!

        我一口氣控制它做出各種花式,路人經過的時候,都連連發出讚嘆。爸爸耐不住寂寞,跑去買了一架新搖控飛機,它叫──七彩兵。我把自己的飛機給爸爸,自駕駛七彩兵低空飛,咦?好像有東西跟七彩兵,哇!是一隻小狗!「等等我!巧克力!」咦?牠叫巧克力嗎?我很喜歡吃巧克力的。哎呀!別說啦!不可以讓巧克力咬爛了七彩兵!咦?這是甚麼按鈕?我見新搖控上有一個陌生鍵,便按了一下,搖控飛機停下來了,然後飛機的尾部開了一個窗,有一個拳頭伸了出來,正好打到了追上來的巧克力,牠被嚇到亂蹦亂跳,跑得無影無蹤。我笑得肚子都疼了。

        玩搖控飛機是我的樂趣,我的願望是我長大後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女飛行員,飛翔天空。

 

老師評語:

文章思路清晰,語言生動形象,飛機飛行的場面描寫精彩,且修辭手法使用恰當。

──鄭文婷老師

 

我的同學

五年級    聖保祿男女小學    Erica

         在所有老師的眼中,小明是一位「樂於助人」的同學。當老師進課室的時候,小明就會馬上擦黑板,又幫老師提書本,甚至教同學做功課。

        這位「樂於助人」的小明被老師選做班長,但在同學眼中他卻不是一位好班長。

        有一次老師交待班長安排全班同學大掃除,小明胸脯說:「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會帶領大家把課室打掃乾淨。」老師便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看到老師走遠後,小明躺在椅子上,指幾個同學說:「小美,你們幾個負責掃地。小光,你和小樂抹窗子。小強,你清潔書櫃。小清,把垃圾處埋好。」大家準備按自己的分工開始打掃。這時,小金說:「那小明,你做什麼?」小明這時懶懶地說:「我,就負責監察大家。」

        我心裡既生氣又手足無措。原來班長的「樂於助人」和「勤奮」是裝出來的。只要老師不在,小明就是個只說不做的「大懶蟲」,老師在時,小明就會從「大懶蟲」變成一隻勤奮的小蜜蜂。

        小明啊!我真是看不懂你,你究竟是不是一個勤奮的人?為甚麼你偏偏要在老師不在的時候做一個「大懶蟲」呢?

 

老師評語:

用欲抑先揚的手法寫出了「班長」人前人後表裏不一的特點,思路流暢,段落間過渡自然。是一篇不錯的習作!

───鄭文婷老師

山重水複見新意 -論契訶夫小說中重複手法的作用

漢基國際學校   Y13 蘇靖文

契訶夫曾說:“生活是惱人的牢籠”。爲掙脫牢籠,他棄醫從文,以筆爲刀去層層剖析虛華社會底下的腐朽墮落,希望藉此喚醒麻木的民眾。為此,他寫下了一篇篇批判黑暗現實的小說,這些小說思想深刻,技巧高超,極具藝術價值。大文豪托爾斯泰曾說:“從技巧上講,他,契訶夫,遠比我高明。”契訶夫的小說創作偏愛重複手法,他在多篇小說中通過人物的重複對白起到凸顯人物形象、深化主題和幽默諷刺的藝術效果。

以《契訶夫短篇小說選》爲例分析其重複手法的三種藝術效果。首先,作者通過人物經典話語的重複刻畫初一典型生動的藝術形象。如在《套中人》中,那個生活的戰戰兢兢而又時刻監視着別人的男教師—別理科夫。他無時不刻地生活在緊張和恐懼中,只要他人的語言或行為不符合嚴格禁慾的標準,他就會害怕出亂子,因而不斷警告他人“千萬別鬧出什麼亂子來”,在“成立喜劇小組……閱覽室……茶館”,有對規章“破壞、規避、偏離的行爲”,這句話像咒語一樣貫穿他的生活。作者通過這句話的重複,精準地塑造出一位膽小,偏執,固步自封,怕改變,怕新事物的“套中人”形象,他是殘酷的沙皇專制統治高壓下的產物,他過度懼怕社會改變,因此盡最大限度的根據規則生存,把自己鎖在一個極端自律的“套子”中,拒絕接受任何新事物,同時也用這個套子去套別人,維護封建統治。同樣,契訶夫在《歌女》中也通過重複的對白刻畫了一位高傲自私的上流社會女人形象。當柯爾巴科夫太太一開始叫巴霞把丈夫的禮物還給她時,重複使用“卑賤”,“下流”,“壞透”和“你這樣的人”形容她,這些語言描寫塑造了一位雖處上流社會,但卻無禮、蠻橫、言語粗俗的貴婦形象。她沒有上流社會該有文雅,反而用踐踏歌女來彰顯自己她的身份和自豪感。後來,她看歌女不爲所動,堅持說“太太,我什麼也不知道”便轉換態度,重複稱自己是“弱女子”,跪著對巴霞叫“求求你”。這些重複的對話反映了她的兩面性,展現了她懦弱、虛僞、無恥的一面。契訶夫正是通過簡練而重複的對話發掘人物豐富、複雜的內心世界,從而塑造豐滿且鮮明的人物形象。

契訶夫重複對白的使用不但刻畫了典型的人物亦起到深化小說主題的作用,揭示了複雜的社會問題。小說《變色龍》圍繞“這是誰家的狗?”這一問題展開敘述,圍觀者的回答重複中略有變化,警察奧楚美洛夫的語言跟着反反復復。當圍觀者說那是平民的狗時,奧楚美洛夫就擺出高傲的姿態,說狗是“下賤貨”,“得打死才成”,可是當圍觀者說狗是將軍家的時,他立刻改換成謙卑的姿態,說狗“怪不錯的”,“是嬌嫩的動物”。僅僅是一條狗咬傷市民這件小事,警察不是立刻處理,而是重複確認狗的身份後才處理,其語言的重複揭示出當時的執法人員不顧百姓利益而只關心自己官位,一心想著巴結討好上司的社會現實。另外,不斷重複確認狗身份的不是只有警察一個人,圍觀者們也積極參與,沒有一個人批評警察的行爲,反映了當時百姓的麻木,見風使舵的群體現象和社會風氣。契訶夫通過警察與下屬和群眾不斷重複確認狗的主人的對話中揭示欺上媚下,阿諛奉承的政治文化和百姓的麻木,並且表達了自己對於這種冷漠社會無奈和批判。 在另一篇小說《苦惱》中,契訶夫同樣表達自己對自私且麻木無情的人民的失望。文中孤苦伶仃的車夫在兒子死後幾次想與人傾訴痛苦,他重複五次對不同的人說“我的兒子死了”,但得到的是冷漠和咒罵。最後無奈的他只好對自己的馬訴苦。連一個孩子死亡這麼悲哀的事件都無法引起他人的同情,可見當時的社會是多麼殘酷黑暗,人是極端麻木和冷醋無情的,連畜生都不如。

最後,契訶夫的重複手法在深化主題的同時又到達了幽默諷刺的效果,讓人在會心一笑的時候亦清醒的洞悉到當時社會的黑暗制度。例如《一個文官的死》,小文官一直重複使用“大人”,“請您原諒”和“無意”三詞,誠懇的向將軍道歉,最終仍不堪內心煎熬,被嚇死。契訶夫快節奏而簡單的對白重複使小說滑稽輕鬆,圍繞“唾沫星子”這件小事,一位大男人竟戰戰兢兢重複道歉多次,並爲此丟了性命,這種重複給悲劇增添幽默感,諷刺主人公的膽怯和當時森嚴的等級制度同時讓讀者深刻體會當時社會的悲哀。《胖子和瘦子》同樣也通過重複來達到幽默的效果,進而批評當時的俄國社會。小說中的瘦子在開始重複對胖子說“這是我的兒子”,“這是我的妻子……新教徒”,並且一直稱呼他為“親愛的”,目的是在同年朋友前自誇,他刻意的自誇顯得可笑。可是當他發現胖子的官位比自己高之後,便由得意轉變爲謙卑,重複稱他“大人”,前後的轉變不禁令人覺得滑稽可笑,亦為其感到悲哀。

綜上,契訶夫的小說語言簡練,稀疏平常的俄羅斯平民生活瑣事,在他筆下化腐朽為神奇,以小見大地揭示出深刻的社會問題。他巧妙地運用重複的手法,在重複中有細微簡單的變化,使得個性鮮明的人物,戲劇化的情節,真實的感情都躍然紙上。契訶夫在小說中用細膩的筆觸,辛辣的語言描摹十九世紀俄國在沙皇專制下的社會狀況,通過人物重複的語言來批評當時欺下媚上,冷漠無情的黑暗社會,並且發表自己對被專制社會欺壓的底層人物的深切同情,達到了讓人震耳發聵的效果。

 

教師評語:

對俄國社會現實及契訶夫的小說有深入而全面的理解,能夠結合作品對作家“重複”技法的運用做出準確、細緻的分析,條理清晰,且語言簡潔有說服力。

——鄭文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