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中的香港本土文化(節錄)

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初版於一九八四年,改拍為電影後對香港本地的懷舊風潮具有深刻的影響,李焯雄更稱《胭脂扣》「儼然開啟一大新文類(塘西文類)」八十年代後期的電影《胭脂扣》(1987)表露的懷舊感,除了受到八十年代前期的世界潮流影響,加上香港歷史環境的特殊因素,對九七回歸的不安感,於是,懷舊從「西式復古風」轉變為「中國式」,甚至進而「香港在地化」的懷舊,「雙妹嚜花露水」、三十年代的「塘西風情」皆是屬於老香港的代表。

除了《胭脂扣》,李碧華的多篇小說中皆充滿著懷舊情感,如以電車、雙妹嚜花露水等題材表達對老香港的眷戀,這些議題的背後,反映了生活步調快速的都市中,人心的荒涼與寂寞,於是人們產生對往昔美好事物的憶念。還有面對九七回歸的茫然,也讓港人遁入舊時的歷史記憶中找尋自我的定位。小說表露的懷舊情感進而帶出了今昔映照的香港生活,過去與現在不同的香港風貌呈現都市不同的生活步調、特色。小說中的懷舊情感究竟是怎麼樣?又反映了香港社會、文化上什麼樣的變化?這些都是本文討論的範圍。

開首部份,交代了如花和十二少在倚紅樓剛相識的場面。對白裡面俚語的運用,(例如「溫心老契」)讓我們知道場景正代表三十年代的老香港。十二少更為如花送上「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的對聯,相信這在八十年代,甚至現在的香港都是非常少見。根據香港歷史,倚紅樓的地理位置確實有跡可尋,它是以前一間位於石塘咀的妓院。石塘咀有「塘西風月」的稱號,妓院有數百間。而在1904年,香港第13任港督彌敦,更下令在石塘咀大規模開發色情事業。雖然現在已經面目全非,但當時的石塘咀的確有着這樣的過去。而《胭脂扣》這電影故事,亦是在這個歷史場景下所誕生的。

三十年代流行的文化詞匯,例如「埋街食井水」、「老鴇」都一一在倚紅樓對白裡出現。正如剛才所說,石塘咀倚紅樓的舊址,現在仍然可以追尋。此外,當時的粵曲及廣東大戲,都在《胭脂扣》裡巧妙地被重新再用。有如如花唱的《客逃秋恨》、十二少唱的《胡不歸》等,都是香港八十年代文化歷史的見證。

電車在《胭脂扣》中,承載了兩代人共同的記憶。男主角袁永定和女鬼如花的邂逅就發生在電車上。來自三十年代的如花面對現代香港石塘咀,景物的變化已不復記憶,唯有電車是所有改變中唯一不變的交通工具,但是出生於一九五八年的袁永定面對電車卻有一份感嘆:

「電車沒有來。也許它快要被淘汰了,故敷衍地悵惘地苟活著。人們記得電車悠悠的好處嗎?人們有時間記得嗎?」(《胭脂扣》,頁 16)

如花回到陽世中,闖入袁永定的生活中,那是忙得連電車優點也忘記的現代香港。當如花講述香港往昔美好的纏綿愛情,她義無反顧的愛使得袁永定和女友凌楚娟感動之餘,決定全力協助如花尋找十二少。最後如花發現十二少並未一同殉情而苟活至今,於是決定回到陰間,臨別前袁永定帶她搭乘電車,如花答應了並且說:「我最熟悉的也只是電車」(《胭脂扣》,頁 162)。

電車見證了從過去到現代的香港:

「不知道我再來的時候,還有沒有電車?」她(如花)也無限依依。

「也許還有。到妳稍懂人性的時候,便沒有了。」(袁永定)

「那有什麼分別?結果即是沒有。」(《胭脂扣》,頁 162-163)

周耀輝〈眼眉調〉的歌詞解讀

〈眼眉調〉的歌詞風格古怪有趣,但歌詞的深層意思包含了詞人的一段感情。首先歌詞內容講述旅人在旅途中的遭遇,歌詞的首段﹕「就到終站了,沿路拍一輯彩照和旁人談笑。說到那次與你去看浪潮。情原來濃了的。說到這次我要四處傲遊,一身輕裝,偏偏不要當天給我的風衣和合照」這段歌詞出現了很多意象,「彩照」代表了旅人和另一半共同美好的回憶,水象徵著感情,我們的情緒不斷移動和流量。 因此,意味著旅人的一段感情已成過去。風衣代表了旅人和另一半共同的經歷,這些有苦有甜,整段歌詞結合,反應了旅人對於舊有感情的不捨,但卻帶有灑脫的矛盾思想,為了放下這段感情,所以孤身一人去旅行。

  「來到小城了 肥白鴿相當好笑,和途人談笑,說到那次你要送我字條,情原來完了。說到這次我要四處傲遊。風光山色 多麼嬌俏,參觀高壯的風車和候鳥。」第二段歌詞人講述旅人來到小城,欣賞著沿途的風景,「肥白鴿相當好笑」,其實表達了旅人的心情輕鬆,似乎能放下一段舊有的感情,白鴿在古巴比倫時,代表著愛情的使者,詞人借白鴿來開一玩笑,來反應旅人的輕鬆的心情,而候鳥代表著掛念,因為候鳥每到冬季都會返回原居地,所以小城並不是旅途的終結。而風車的意象暗示了荷蘭,詞人周耀輝曾應感情問題,旅居荷蘭一段時間。有可能歌詞反映了詞人的心聲。

 「 和別人說笑,但是我依稀更寂廖和別人說笑,但是我知你眼眉調。疲倦了,到夜了,再到清吧中高叫,誰都不要,生啤更重要, 我面對過路客。說一說心中心中多悲傷,還在笑。」這一段歌詞表達了旅人心情的轉變,和別人說,但自已心情卻一點不開心,帶有背人歡笑,心裡愁的意思。身心疲倦,夜深便去處清吧中發洩自已內心的幽怨,旅人對著過路客訴說著心中的悲傷,一邊說,一邊笑。這笑是苦笑還是灑脫的笑,旁人並不知道,也只有旅人自已知道。這歌詞中的旅人我認為是指詞人,詞人當時感情受傷,去荷蘭治療情傷。整首歌詞都反應了詞人對舊有感情的不捨。

 「就快清場了,和熟客吹噓生肖,如孩童微笑,說到那次看相太過無聊。情仍然完了,我再說笑與你去到盡頭。今天今天,單單需要一張高貴的金卡和護照。」第三段的歌詞講述了旅人心情有一點釋懷,過路客也變成了客,旅人的心情和孩童一樣的天真。金卡的象徵意義代表了財富,護照的象徵意義代表了個人的身份的肯定。兩者結合代表了旅人舊有感情的放下。

  最後一段歌詞「今天更重要,我望向美麗處有一扎七色七色鬱金香還在笑。」這和上段歌詞看似矛盾,剛放下了,但卻又不捨得。七色鬱金香的花語代表了我愛你。整段歌詞反應了詞人對舊有感情的不捨,只有刻骨銘心的感情才會令人想放下,但卻不捨放下這種矛盾的思想才會出現。整首歌詞,詞人借旅人來表達了自已對感情的看法。

 

章謙 老師

參考資料

HUANG

黃志華著, 《香港詞人詞話》 ,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

ZHU

朱耀偉著, 《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中期》 ,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黃霑〈滄海一聲笑〉的歌詞解讀

  〈滄海一聲笑〉由黃霑所填詞作曲,為電影《笑傲江湖》的主題曲,《笑傲江湖》是江湖高手金盆洗手後,退出一切紛爭,和知己、知心、知音、摯友合奏的歌。這首曲上有兩大可能。一是極深奧。非有極高功夫,根本彈奏不來。一是極淺易,連小孩都會。但一經高手演出,其韻味也超凡入聖,有如天籟。「大樂必易」正是這曲的創作啟發,而這首相歌的歌詞解讀都有很多不同的意思,首先,便是〈滄海一聲笑〉,「滄海」是指一望無際的大海,而「一聲笑」是指笑聲,我認為「滄海」是世上無窮無盡的煩惱,這些煩惱包括生離死別,爭名奪利等。「一聲笑」是指笑聲是看透了世上的一切,悟透了一切後有感而發的,以一笑解煩惱。

   歌詞首段的「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中,「滄海」和「一聲笑」的主語位置非常玄妙,可以是「滄海」,也可以是「一聲笑」。「滄海一聲笑」按字面很難解釋,其實看完電影,心中應該會有一股豪邁之氣,想想人生一世,貪圖富貴,權利,武功,到頭來失去所有,一場空,還不如享受人生的快樂,「滄海一聲笑」,我的理解那是一種境界,「滄海」象徵著大千世界,喜怒哀樂及無盡的欲望,那個笑聲是看透了,悟透了一切後有感而發的,透著豪邁與一絲嘲笑。「滔滔兩岸潮」中白浪滔滔,歌詞中是指連綿不斷的世俗煩擾。如白浪一樣,一浪接一浪,永無止盡。

  「兩岸」其實在歌詞中指正與邪。世上的正與邪誰能去分清楚?電影中曲陽與劉正風好一正一邪,他們結為好友,他卻為正道所不恥,所以正與邪看似對立,但其實可以共存,「滄海」與「兩岸」這兩個意象可以並存,但可以不同時發生。「浮沉隨浪,只記今朝。」人生在浪裡浮浮沉沉,如看透了世事一般,輕舟隨浪升降。代表人生際遇隨波逐流 ,不必執著。而只記今朝代表只記得今天的逍遙自在。這是一種灑脫人生觀的表現。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幾多嬌。」這幾句歌詞富有詩意,用詞華麗。「蒼天笑」是指蒼天,上天都在笑看世人在紅塵中尋找煩擾。「紛紛世上潮」是指世上紛紛的煩擾。現實社會中,每一天都重演著悲歡離合,爭名奪利之事,世人都覺得麻木了,而上天就笑看著世間的煩惱。這真是帶有一點黑色幽默的意味。「誰負誰勝出,天知曉」這一歌詞反映了世上真正的勝負? 誰能做出判斷,有得必有失。世人難以去判斷。故此就交通給上天來做裁判。社會上的是非黑白根本都是主觀上的判斷,每個人都帶著自我的價值觀去審理事物,對錯只是建立在自已的利益之上。所以只有上天才能知道真正的勝負。「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幾多嬌中」:「江山笑」是指風雨擊落在江山的土地與事物上時,發出了聲音。 「煙雨遙」是指像煙霧那樣的細雨飄蕩著。歌詞中的煙雨表示著是非善惡的朦朧。濤浪淘盡紅塵俗世幾多嬌 :「濤浪淘盡英雄」對「滔滔」、「誰勝誰負」的否定,爭名奪利,最後也只是給白浪蓋盡。其中「浪淘盡」是借用於蘇軾 〈念奴嬌 •赤壁懷古〉中「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其實整首歌詞的意境與〈念奴嬌•赤壁懷古〉有點相似,如「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一時多少豪傑… …人生如夢和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 …濤浪淘盡紅塵俗事幾多嬌… …」,兩首詞的意境都帶有看透人生世俗之事,都表達了一種灑脫的人生觀。

  歌詞中的「清風笑,竟惹寂寥,豪情還賸了一襟晚照。」,「清風」在古人稱脫世俗的人為清風。即具有高尚品格的人。「清風笑」是對前面「江山笑,蒼天笑」的回應。這 一笑,是無奈的笑,無人回應,因此只有寂靜。「豪情」是指俠士,性情上的瀟灑。賸 :與剩相通。「晚照」指夕陽。大俠的身影在向晚日照的輝映裡,意象是動人地優美。但豪情與晚照相對比,確帶有孤單與悲涼 。只有自已看透了世事,眾人皆醉我獨醒,此情誰訴 ?這句歌詞的布景有一點蒼涼。最後尾段的歌詞「蒼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癡癡笑笑。啦。」回應了整首歌,其中,「蒼生笑」指眾生都在笑看世俗紅塵,天下皆笑,寂靜不在。「蒼生笑」回應了之前意象:看吧,蒼天笑;看吧,江山笑;看吧,清風笑;看吧,連蒼生都在笑!它們笑得如此灑脫,如此自然,自由而又無拘無束。滄海一粟的我們,又何必自尋煩惱。癡癡笑笑:字面意思解傻笑,大俠得一知已,相忘江湖。(江湖二字,拆開來是三江五湖。但二字組成一詞,則涵義多矣。行走江湖,舊指禪者雲遊四方參禪悟道。 )這種傻笑是心情展露在顏面之上,自然是忍不住真實的笑意。「啦」表示喜悅、讚歎。由心而發的真性情:逍遙自在,不拘於世俗紅塵之中。

  《笑傲江湖》的主題曲〈滄海一聲笑〉中,寫出了知音那種生死只見肝膽相照的氣魄和品性。也表達詞人灑脫傲世的人生觀。〈滄海一聲笑〉這首歌值得現今香港人的反思。

 

章謙 老師

 

參考資料:

HUANG

黃志華著, 《香港詞人詞話》 ,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 。

黃志華,朱耀偉著, 《香港歌詞八十談》 ,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1 。

ZHU

朱耀偉著, 《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中期》 ,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繼續閱讀 黃霑〈滄海一聲笑〉的歌詞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