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爭吵

章浩樺

聖若瑟中學     中一

家庭的愛無處不在,雖然「示愛」的方式各有千秋,但卻有異曲同工之妙,別人家家成員間說話輕聲細語,而我們家表達愛的方式就是與衆不同——吵架。你看,我們又吵起來了。

明天,便是「女皇」——媽媽的生日。由於媽媽在家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我們十分重視。這時,媽媽外出辦事了,爸爸,弟弟和我趕緊聚到一起,討論該怎樣慶祝媽媽的生日。

我自作聰明地說:「到酒店的餐廳吃飯最好不過了,既美味,又高尚。」沒想到,爸爸和弟弟竟然會齊聲反對我自以為完美的意見。我感到氣憤不已,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我高聲反問:「那你們有甚麼高見?」爸爸和弟弟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親手烹飪晚餐,這樣更有誠意。」我感到十分意外,平日懶惰的他們竟然會親自下廚。可是,我仍舊不服氣:「親自下廚有甚麼好嘛!酒店裏的廚師比你們煮得好多了。」爸爸見我這據理力爭的樣子,便語重心長地教我說:『你聽過「千里送鵝毛,物輕情宜重」這句話嗎?雖然我們煮得並不好吃,可是對媽媽的情意卻很深。』聽了這句話,我感到有點慚愧。是啊!我只注重儀式,卻沒有想到家人的深厚情宜。爸爸和弟弟看見我的窘態,樂得哈哈大笑。

你看,這就是我們家,不要以為爭吵就不是和諧,杷反只會令我們相處更加融合。

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鄭浚言   聖若瑟書院    中一

看着我手中「傷痕累累」的考試卷,後悔如同海嘯般向我襲來。此時此刻,後悔已沒有用,只能難過地對着試卷掉眼淚……

那是五年前一個尋常的夏日,同學都在教室專心致志地聽老師講課。突然,老師向我們宣佈一個月後就要考試,請我們回家用心溫習。我聽後心中躍躍欲試,要知道,我的成績在班上可是名列前茅呢!

回家後,我爲了在考試上再創佳績,正準備溫習,目中餘光卻看到靜靜地躺在牀上的遊戲機彷彿在向我招手,叫我和它一起玩。我心裏想:「不行!我一定要努力溫習!可是……玩一會兒也不打緊吧!我在書桌前掙扎了好一會兒,作出了抉擇。我立馬跳到牀上,玩起遊戲機來,知道當天的黃昏,我才依依不捨地和它告別。

在那一個月中,我每天都在玩遊戲機,根本不肯溫習,甚至父母來勸告我時,我也總是和他們說:「明天再說吧!」可是我的心裏卻隱隱覺得有些地方不妥,但我還是無視了它。

終於,決定命運的一天到來了。我猛然醒悟,自己根本就還沒完成溫習,可是一切都已太遲了。望着桌子上的試卷,我告訴自己不能放棄,要力挽狂瀾。於是,我絞盡腦汁,試圖記起那些似曾相識的答案,可這都是白費力氣。四十五分鐘很快便過去了,我也踏着沉重的腳步回家去。

數日後,老師派回試卷。我還是抱有希望地從老師手中接過試卷,希望會有奇蹟出現。但是慘不忍睹的分數、傷痕累累的試卷卻把我的希望粉碎了。我失聲痛哭,爲自己一時的貪玩而鑄成的大錯流下了痛與悔的淚水。

每當我想起這件往事,我的心都會隱隱作痛,爲自己當時做的決定後悔。但這件事也成了我最寶貴的一課,因爲它教會了我時間的重要性,教會了我要學懂分配時間,教會了我時間一去不返。你試想一下,若我們總把事情等到明天才做,那麼,我們又怎能完成它們?而我們又有多少個明天?

談「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余同學

聖若瑟書院 中三

我家有個遠房親戚,中五讀完就輟學去了街頭賣小吃,家人一向不是很看得起他,認爲他沒有讀什麼書就做不到大事。沒想到前幾天他託人送了些自家製的魚蛋給我們,我們才知道他早已把魚蛋生意做大做強,成爲了名副其實的「魚蛋大王」。

古人曾說:「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意思是各行各業均屬下等,只有讀書最高尚。在古時候的封建社會中,普通人一生往往只能過着男耕女織的生活,這意味着一生清貧,而且社會地位低。如果想改變命運的話,就只有一個方法——參加科舉考試。一旦考中,不但自己升官發財,而且家中衣食無憂,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久而久之,人們自然就認爲只有讀書才可以出人頭地。

然而,隨着社會發展,行業漸漸豐富了起來。如果成功是一座山,那麼從前通向山頂的路就只有讀書這一條,但現在卻有千千萬萬條路可以走向成功,讀書當然就不是唯一出路了。蓬勃發展的各行各業均出現了不少受人尊敬的成功人士,例如「壽司之神」、「漫畫大師」……這些人不一定接受過很高的教育,但他們都爲社會作出了貢獻,絕不是下等人。況且人的觀念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對於成功的定義也廣闊了,正所謂「三百十六行,行行出狀元」,只要在某個行業表現出色,也能獲得成功。因此,我認爲上述古語已經過時了。

更進一步說,上述古語除了過時,還有更大的不足之處。讀書固然是高尚的,因爲這可以讓人增加知識,學會道理,成爲更好的人,但這代表着其他行業是下等的。人類社會一向講求分工合作,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平等的。例如平日在街頭辛苦工作的清潔工人,他們可能學歷不高,工作也低微,但他們難道不值得我們去尊敬嗎?試想想,如果沒有了他們的辛勤付出,我們又怎會有乾淨整潔的環境呢?

綜上所述,這一句古語應該改成「萬般皆平等,讀書有幫助。」我們應該尊重各行各業的人,肯定他們的價值,讚美他們的貢獻。另外,我們平時也要多多學習,通過不同的學習方式來提升自己,讓自己成爲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說到這兒,我想我也應該去拜訪一下那位遠房親戚,向他取取成功的經驗才行啊!

一個討人喜歡的人

江昊欣

拔萃女小學  小四 

我在開心小學上學,陳伯是我們的校工,他每天都盡職盡責地為我們開校門和關校門,與我們學生打成一片。陳伯大約五十歲,個子中等,身子瘦瘦的,頭髮有點斑白。他為人開朗,樂於助人,臉總是掛着燦爛的笑容。

陳伯為人非常和善。有一回,我回到家裏才發現忘記帶功課回家。正當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時,我才想起可以回到學校拿功課。眼看就到要關閉校門的時間,我便立即致電話回學校,當時陳伯接聽電話,我便問問他可否等等我才關學校的大門,他爽快地答應了我。在學校拿完功課後,早已過來關門時間半小時,我覺得有點過意不去,耽誤了陳伯的下班的時間,但是他並沒有怪責我,反而樂呵呵地跟我說:「現在你不會被老師責罵了!」

陳伯為人樂於助人。有一次,放學後我等待了十分鐘,媽媽還未到達學校接我,我心急如焚,擔心媽媽是不是忘了時間,還是路上出了意外。這時,陳伯看見我焦急的樣子,便把手機借給我,叫我致電給媽媽。原來因為交通擠塞,媽媽才會遲到,我頓時放下了心頭大石,臉上綻放笑容。

陳伯不僅有以上的優點,還十分關心學生們。有一次,我有點肚子痛,但是我仍堅持上學。到達學校大門時,陳伯看見我蒼白的面容,還有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便立即帶我到醫療室,最後才發現原來我發燒了。陳伯便跟我說:「身體比任何東西還要重要,要是真的身體不適,便回家休息吧。」我點點頭,便回家休息了。

一件件的小事讓我體會到陳伯對我們無微不至的關心,他真是一個討人喜歡的人!我真希望我永遠都能在這間學校學習,永遠都有陳伯在我們左右。

時光教會我的

盧同學

庇理羅士女子中學 中二


「表姐,『珍惜』是什麼來的︖」表弟拿著暑期作業問到,「要怎麼造句呢︖」表弟將升⼩學三年級,對於這看不⾒摸不著的東西,理解起來還是有點困難,我想了良久,才回答他:「就是你覺得那樣東西很重要,比如你的玩具⾞……」「好吧,那我就寫『我要珍惜我的玩具⾞。』」表弟搶著說。「不如我們造⼀個更難的句⼦,『珍惜時光』好不好︖」表弟⼀臉不解,「時光有什麼好珍惜的︖」啊!許多年前,我還是⼀個⼩女孩,也問過同樣的題……


⼩時候,爸媽⼯作異常忙碌,我⼤部分的時光都是和祖母⼀起度過的。雖然常常朝⼣相對,但不代表我會因此⽽感到享受。她⼀點兒也不懂得⼩孩的新鮮玩意,因此與我缺乏共同話題。她整天只是讀書看報,但其實她只有初⼩的⽂化⽔平,很多字不太懂,所以只能⼀邊閱讀,⼀邊查字典。我⼀來有些輕視她,⼆來對她這種吃⼒不討好的⾏為,感到⼤惑不解——都⼀把年紀了,還要學那麼多,幹什麼呢?


「『⼀⼨光陰⼀⼨⾦,⼨⾦難買⼨光陰』,我雖然年事已⾼,但也應該要珍惜時光,多多學習才是。」當時祖母說的這番話,我似懂非懂——時間有什麼好珍惜的︖後來有⼀次,我考試得了不及格,原因是考試前我浪費了不少光陰在看電視上。那是祖母第⼀次⼤發雷霆,她氣得聲⾳也在抖,說:「你給我去抄⼀百次『珍惜時光』!」我⼀邊抄,⼀邊暗暗地記恨祖母來。


再到後來,有祖母的照顧下,我長⼤了,變得更為獨⽴,不需要祖母的陪伴。祖母也搬回了⾃⼰那間屋⼦,不和我們⼀起住了,於是我倆因此少了來往,可說是疏上加疏。分開後,我卻頗享受,哪個⼩孩不嚮往無拘無束的⽣活呢︖只是⽣活中少了說⼤道理管教我的話,我有時竟有點不習慣。誰知下⼀次的朝⼣相對卻是因為祖母入了醫院,⽽我們要輪流照顧她。她再也讀不了書,看不了報,只是沒⽇沒夜地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得像⼀張輕風⼀吹就飄⾛的⽩紙。那是我第⼀次感到時間是那麼無情無義,不顧⼤⼈們的苦苦哀求,鐵了⼼要帶⾛祖母了。我滿⼼都是恐懼和⾃責,以前的⾃⼰為何沒好好珍惜和祖母相處的每分每秒呢︖現在才來珍惜,太遲了!


「喂喂,表姐,你為什麼在這兒發呆︖那我究竟造哪⼀句好呢︖」表弟搖搖我的⼿臂,⼤聲問道。「『珍惜時光』吧,因為時光真的太重要了!怕是遠遠超過你那輛玩具⾞的!」我微笑地回答,⼼裏又浮現出祖母的⾳容笑貌。(931字)

李同學

拔萃女書院 中五


「一心,你怎麽了?」「我在想剛才我到底有沒有把儲物櫃鎖好?」放學的我們就像脫籠的鳥兒,歸心似箭,一個勁兒往校外去,結果上了巴士我才突然懷疑起來。「反正你也沒甚麽值錢的玩意兒在裏面,鎖不鎖也不要緊吧!」同學揶揄道。鎖,還是不鎖,這確實是一個問題,這隨處可見的鎖到底是好還是壞呢?我的思緒不禁飄遠……

鎖,首先意味著隔離,分隔出鎖內鎖外兩個天地,鎖外的壞侵不入,鎖內的好存的住,可見鎖具有保護的功能。這份保障不僅對物品來說極其重要,於人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每當我遇到煩心事時,我便愛把自己鎖在房間裏,塞上正播放著輕音樂的耳機。霎時間,憂慮、鬱悶、苦惱、哀愁……一切負面情緒都隨之被我鎖在了門外,而門內是只屬於我的桃花源。再想想,那些能「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人,心中又何嘗沒有一把鎖來守護自己的一方清純呢?東晉文豪陶淵明因看不慣當時官場上的阿諛奉承、同流合污的不良風氣,寧願辭官歸隱,也「不為五斗米折腰」。他這份嚴守初心、遺世獨立的勇氣,可謂是難能可貴,他自然也成了後世的精神楷模。如此看來,鎖有益。

鎖,還意味著距離,你我各有一把鎖,彼此都窺不透彼此藏在鎖後面的世界,於是乎神秘感應運而生,鎖又有益了。你也許會納悶:這算哪門子好事?別急!且聽我細細道來:在人際關係特別是兩性相處之中,神秘感總是吸引對方的一股魔力,「解鎖」意欲越高漲,感情升溫越迅速。而相比之下,不少夫妻所謂的「七年之癢」,也不過是「解鎖」遊戲結束了,完全坦白帶來了枯燥乏味。因此,「上鎖」就是給關係上防腐劑。不過,如何恰如其分地保持神秘,不會因為過度「上鎖」而適得其反,那又是另一問學問了。

當然,鎖好比硬幣,有正面也就有反面。鎖不見得全有益,有時也會有害。比如,挑戰來了,你心生膽怯就自我否定說「我不能,我不行」,這句話把你牢牢地鎖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機會溜走,不得進步。又如,新一代想改革創新,老一輩因循守舊總反對說「這不合傳統,那不合規矩」,這句話把新一代牢牢地鎖在前人走過的老路上,毫無改變。所以說,鎖要是成了禁錮的種子,哪會結出甚麽好果子,只能開出惡之花!

鎖有時還是封閉的代名詞。一個人長時間不與外界接觸交流,就容易變成只有一孔之見的井底之蛙。一個國家採取了「閉關鎖國」的政策,久而久之便會積貧積弱,落後於人。清政府以「天朝上國」自居,閉關自守,嚴格限制對外經濟、文化、科學等方面的交流。這過分的盲目自大,真是為中國鎖出了接二連三的戰敗、喪權辱國的條約等無盡的後患啊!若果清政府能夠早點醒悟過來,自願「解鎖」,以謙虛、開放的心態向他國取經學習,也許歷史就不會留下這慘痛的一頁。

「以刀殺人,非刀之過。」鎖亦如此。畢竟鎖是造物,於人有益,那是使用得當的結果;於人有害,那也是人出了問題,鎖何罪之有呢?想到這裏,我半玩笑半自嘲地回應同學道:「鎖從來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這小人要偷你東西,你防不住他;這君子則非禮勿動,你防他又是多餘。唉,確實是鎖不鎖也不要緊了!」

姚同學

香港真光中學 中五


「咔噠!」門上那一把厚重的大鎖不知被誰鎖上了,就連鑰匙也不知去向。被困在門裏的我,時而焦躁地在門旁踱步,時而駐足然後望鎖歎息,該怎麼辦呢?

這世上本沒有鎖的,是有人心生歹念,想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據為己有,才有人發明了鎖來防盜。這看得見的鎖背後可不是甚麽光彩事,那看不見的鎖——心鎖又如何呢?

「爸,你怎麽把後面的輔助輪拆掉了?」我爸輕描淡寫地回應説:「你長大了,是時候嘗試兩輪自行車了。」我默不作聲,彷彿雕像一般立在原地,仍倔強地不肯上車。他見狀又補充道,「別怕,爸爸在後面扶着你。」我只好硬着頭皮爬上車,雙腳卻彷彿灌了鉛似的。

我是個生性膽小的女孩子,遇事就丟出「我不行」和「我不敢」這兩句口頭禪來當擋箭牌,企圖把自己鎖在舒适圈內,於是在解鎖新技能方面自然比同齡人慢。這不,我其實已將近八歲了,學騎兩輪自行車還畏畏縮縮的,人家早已騎得風馳電掣。

「哎呀!」我邊騎邊叫,哪顧得上甚麽淑女形象。我在左搖右擺的車上猶如置身於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孤舟,冒着下一秒就狠狠地連人帶車一起墮地的險。「沒事,有爸爸在呢!」爸爸嗅出了我的不安,體貼地鼓勵着。

過了一陣子,我似乎有點兒上道了,原本七歪八扭地蛇行也漸漸愈走愈筆直,車子也從一匹桀驁的野馬慢慢被馴化。風在我耳旁滑過,帶走了我先前的怯懦,解鎖新技能的快活使我成了一隻脫籠鳥。

覺得腿有點酸軟了,我便停下來扭頭喊爸爸。沒想到,爸爸竟站在幾十米開外處朝我振臂高呼。我當下愣了幾秒,不知該生氣爸爸的老奸巨猾,還是該高興自己的水到渠成。爸爸跑過來説:「丫頭,你瞧,一下子就學會了吧!你平時就是心鎖太多太重,可有些事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心鎖,源自膽怯,一日不除下,我便還是故步自封,門外的世界再絢爛多姿我也沒法欣賞。而只要我願意踏出嘗試的第一步,哪怕這膽怯的心鎖暫時還未解開,但也終歸有豁然開朗的機會,不是嗎?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當初那個小女孩已解開膽怯的心鎖,破繭成蝶,蛻變成有勇有謀的領袖生。她醉心於自己所取得的小小成就,直至有一天……

「一心,別哭了,趕緊抹抹眼淚吧!」丁老師不徐不疾邊説邊遞給我紙巾。全港中學生朗誦比賽的獎項我一向都是勢在必得的,今年卻連決賽都無緣。得知自己名落孫山的那一刻,淚珠子便斷線似的撲簌簌地往下掉。

如果説我之前所取得的成就要歸功於誰的話,那眼前的這位丁老師絕對是站在我背後的大功臣。可面對這次慘敗,她卻沒有半點安慰我的意思,反而説:「我早就知道你會輸的,因為井底的青蛙只懂把自己鎖在方寸之間,要出井了才驚覺外面的天大地大。」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我不就是丁老師口中的那隻坐井觀天的傻青蛙嗎?這次比賽前夕,高傲自大的我好比幾百年前的因「天朝上國」而沾沾自喜的清皇帝,不思進取本就無心苦練,更遑論虛心求教、精益求精。可惜,世界風雲瞬息萬變,「閉關鎖國」的結局是慘痛的,而「坐井觀天」的我自然也沒好下場。想必丁老師其實早已看在眼裏,不過是想讓殘酷現實來鞭打我一下,畢竟,痛過,才徹悟。

心鎖,源自自滿,圈地為王,樂的只是自個兒,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圈外人也就只能把你當笑話看了。因此,當過去的成就變了沉重的枷鎖時,我就應頭腦清醒地去打破,否則等着我的只有不進則退,不是嗎?

無論是囿於膽怯而不敢向前,還是囿於自滿而忘了向前,心鎖無疑都是限制、障礙,必須破除。上鎖之人是誰?正是我自己啊!幸而在解鎖之路上,我始終有身邊的長輩相伴相助。不過「解鎖還須上鎖人」,今後我仍會面臨其他的解鎖挑戰,譬如解虛榮之鎖、解偏見之鎖等等,希望我能無懼挑戰,迎難而上,自製鑰匙為自己解鎖!

一次送別的經過和感受

馮同學

港大同學會 中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當時是凌晨二時,下著微微的雨,我和家人一起到機場為哥哥送機。哥哥將會到英國留學一年半左右,雖然時間不長,但媽媽還是一副十分擔心他的樣子。照道理說,哥哥不在家裏,我便少了個「冤家」和我鬥氣,是值得慶祝的事,可我心裏卻悶悶的,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

走著走著,我們路過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餐廳,媽媽便提議說:「哥哥的飛機還有好幾個小時才起飛,不如我們在這裏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再繼續走吧!」哥哥默默地點了一下頭。吃飯時,哥哥和往常很不一樣,無精打采,啞口無言般。要知道,過去可不是這樣的呢!我的思緒不禁飄向遠方……

我和哥哥是「天生一對」,可惜這個「對」不是「登對」,而是「作對」。甚麽芝麻綠豆的事到我倆這都能吵他個天翻地覆。我們總能把飯桌秒變戰場,爭搶食物不在話下,甚至還能把食物當炮彈互相攻擊,製造出來的聲浪堪比戰鼓喧天……

「你們兄弟二人今天是停戰了嗎?」爸爸的一句玩笑話把我拉回了現實。為免冷場,我趕緊夾了一大塊叉燒給哥哥並說道:「去了英國就不容易吃到中菜了,哥哥你多吃一些吧!」沒想到,哥哥竟迅速地夾了一塊更大的放到我碗裏:「我一會兒上了飛機還有吃的,倒是你凌晨沒得睡餓了吧?」各懷心事的我倆竟然在餐桌上謙讓起來。

吃畢離開餐廳,在前往海關的路上,平日裏大步流星的哥哥也故意放慢了腳步。忽然,一架飛機從我們身旁的落地玻璃窗外轟鳴而過,直衝蒼穹,我一時興起問了句:「這飛機要去哪兒?」「無論去哪兒都會飛回來的。」哥哥答非所問,而我卻聽懂了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於是嘟囔回答他:「好。」鼻子不禁酸溜溜的。真討厭!哥哥怎麼又惹我哭了?

離別的一刻終究還是來臨了,我正暗忖這通往海關的路怎麼比平時短時,哥哥已經要與我們告別了。父母最後又囑咐了他一些話,我站在一旁瞥見他一言不發卻紅了眼眶,而剛想過去拍拍他的肩膀時,他卻已提起行李匆匆地朝前走去,臉不時往衣袖那兒蹭。哎呀,哥哥還老笑我是個愛哭鬼,明明自己才是!

最終,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了。天知道,我在心裏究竟默唸了多少遍「離別是為了更好地重逢」,才讓自己忍住不要掉下淚來。回程時,天欲破曉,甚麽美景都入不了我的眼,離別的愁緒此刻填滿了我空虛的心房,這滋味還真是難受得很!唉!要過很久才能與哥哥相見了。 

照顧受傷的爺爺

梁梓御 聖若瑟小學 四年級

        上個週末,我和爸媽陪爺爺到家附近的公園裏晨運,鍛鍊完畢,爸媽去醫院探訪剛做完手術的友人,我和爺爺先回去。

        回到家,爺爺有點兒怪怪的,我去問他怎麼了,他說:「沒什麼事,只是我的腰好像扭傷了,有點痛啊!」我想:現在爸爸媽媽又不在家,怎麼辦呢?要不要送爺爺去醫院?還是打給爸爸吧!正當我拿電話時,爺爺便阻止我說:「這是很小的事,只要我塗些藥油,就很快沒事了。爸媽在醫院探訪朋友,不方便聽電話的。」

        我於是扶爺爺到沙發上休息,然後去藥箱裏拿了好幾瓶藥油出來,再替爺爺捲起上衣,小心翼翼地塗了一些藥油在他的腰上。最後我扶爺爺回房間休息。

        安頓爺爺後,我便在客廳閱讀圖書,每一小時,我便看看他,問他要不要喝水,爺爺看到我這樣細心,便叫我倒一杯水給他,然後繼續休息。

        到了中午,爸媽回來後,我便把事情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他們聽了後,都紛紛表揚我,說我已經長大了,幫了一個很大的忙。能得到大家的讚揚,我心裏比吃了蜜糖還要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