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送別的經過和感受

馮同學

港大同學會 中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當時是凌晨二時,下著微微的雨,我和家人一起到機場為哥哥送機。哥哥將會到英國留學一年半左右,雖然時間不長,但媽媽還是一副十分擔心他的樣子。照道理說,哥哥不在家裏,我便少了個「冤家」和我鬥氣,是值得慶祝的事,可我心裏卻悶悶的,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

走著走著,我們路過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餐廳,媽媽便提議說:「哥哥的飛機還有好幾個小時才起飛,不如我們在這裏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再繼續走吧!」哥哥默默地點了一下頭。吃飯時,哥哥和往常很不一樣,無精打采,啞口無言般。要知道,過去可不是這樣的呢!我的思緒不禁飄向遠方……

我和哥哥是「天生一對」,可惜這個「對」不是「登對」,而是「作對」。甚麽芝麻綠豆的事到我倆這都能吵他個天翻地覆。我們總能把飯桌秒變戰場,爭搶食物不在話下,甚至還能把食物當炮彈互相攻擊,製造出來的聲浪堪比戰鼓喧天……

「你們兄弟二人今天是停戰了嗎?」爸爸的一句玩笑話把我拉回了現實。為免冷場,我趕緊夾了一大塊叉燒給哥哥並說道:「去了英國就不容易吃到中菜了,哥哥你多吃一些吧!」沒想到,哥哥竟迅速地夾了一塊更大的放到我碗裏:「我一會兒上了飛機還有吃的,倒是你凌晨沒得睡餓了吧?」各懷心事的我倆竟然在餐桌上謙讓起來。

吃畢離開餐廳,在前往海關的路上,平日裏大步流星的哥哥也故意放慢了腳步。忽然,一架飛機從我們身旁的落地玻璃窗外轟鳴而過,直衝蒼穹,我一時興起問了句:「這飛機要去哪兒?」「無論去哪兒都會飛回來的。」哥哥答非所問,而我卻聽懂了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於是嘟囔回答他:「好。」鼻子不禁酸溜溜的。真討厭!哥哥怎麼又惹我哭了?

離別的一刻終究還是來臨了,我正暗忖這通往海關的路怎麼比平時短時,哥哥已經要與我們告別了。父母最後又囑咐了他一些話,我站在一旁瞥見他一言不發卻紅了眼眶,而剛想過去拍拍他的肩膀時,他卻已提起行李匆匆地朝前走去,臉不時往衣袖那兒蹭。哎呀,哥哥還老笑我是個愛哭鬼,明明自己才是!

最終,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了。天知道,我在心裏究竟默唸了多少遍「離別是為了更好地重逢」,才讓自己忍住不要掉下淚來。回程時,天欲破曉,甚麽美景都入不了我的眼,離別的愁緒此刻填滿了我空虛的心房,這滋味還真是難受得很!唉!要過很久才能與哥哥相見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