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討人喜歡的人

江昊欣

拔萃女小學  小四 

我在開心小學上學,陳伯是我們的校工,他每天都盡職盡責地為我們開校門和關校門,與我們學生打成一片。陳伯大約五十歲,個子中等,身子瘦瘦的,頭髮有點斑白。他為人開朗,樂於助人,臉總是掛着燦爛的笑容。

陳伯為人非常和善。有一回,我回到家裏才發現忘記帶功課回家。正當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時,我才想起可以回到學校拿功課。眼看就到要關閉校門的時間,我便立即致電話回學校,當時陳伯接聽電話,我便問問他可否等等我才關學校的大門,他爽快地答應了我。在學校拿完功課後,早已過來關門時間半小時,我覺得有點過意不去,耽誤了陳伯的下班的時間,但是他並沒有怪責我,反而樂呵呵地跟我說:「現在你不會被老師責罵了!」

陳伯為人樂於助人。有一次,放學後我等待了十分鐘,媽媽還未到達學校接我,我心急如焚,擔心媽媽是不是忘了時間,還是路上出了意外。這時,陳伯看見我焦急的樣子,便把手機借給我,叫我致電給媽媽。原來因為交通擠塞,媽媽才會遲到,我頓時放下了心頭大石,臉上綻放笑容。

陳伯不僅有以上的優點,還十分關心學生們。有一次,我有點肚子痛,但是我仍堅持上學。到達學校大門時,陳伯看見我蒼白的面容,還有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便立即帶我到醫療室,最後才發現原來我發燒了。陳伯便跟我說:「身體比任何東西還要重要,要是真的身體不適,便回家休息吧。」我點點頭,便回家休息了。

一件件的小事讓我體會到陳伯對我們無微不至的關心,他真是一個討人喜歡的人!我真希望我永遠都能在這間學校學習,永遠都有陳伯在我們左右。

照顧受傷的爺爺

梁梓御 聖若瑟小學 四年級

        上個週末,我和爸媽陪爺爺到家附近的公園裏晨運,鍛鍊完畢,爸媽去醫院探訪剛做完手術的友人,我和爺爺先回去。

        回到家,爺爺有點兒怪怪的,我去問他怎麼了,他說:「沒什麼事,只是我的腰好像扭傷了,有點痛啊!」我想:現在爸爸媽媽又不在家,怎麼辦呢?要不要送爺爺去醫院?還是打給爸爸吧!正當我拿電話時,爺爺便阻止我說:「這是很小的事,只要我塗些藥油,就很快沒事了。爸媽在醫院探訪朋友,不方便聽電話的。」

        我於是扶爺爺到沙發上休息,然後去藥箱裏拿了好幾瓶藥油出來,再替爺爺捲起上衣,小心翼翼地塗了一些藥油在他的腰上。最後我扶爺爺回房間休息。

        安頓爺爺後,我便在客廳閱讀圖書,每一小時,我便看看他,問他要不要喝水,爺爺看到我這樣細心,便叫我倒一杯水給他,然後繼續休息。

        到了中午,爸媽回來後,我便把事情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他們聽了後,都紛紛表揚我,說我已經長大了,幫了一個很大的忙。能得到大家的讚揚,我心裏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快樂的仙人掌

簡愷霖

小學五年級 聖諾撒聖方濟各學校

在眾多的沙漠植物中,我是最幸福的仙人掌。

我本來生活在一片茫茫的沙漠上,每個人都看不起我,當我是不存在,甚至傷害我。事實上,我雖外表醜,但有生存智慧,深藏不露。

有一天,一個人走到我的身旁,發現我有很多益處,我需要太陽的照射便能生長,十分易種,此外我又能釋出氧氣,可是他一帶我回家,他的家人卻嫌棄我,此刻他反而保護着我,使我覺得很驚奇。每當家人想丢掉我時,他還是維護着我,向他們讚揚我。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了,家人也慢慢地開始讚同我,雖然我難與百花爭艷,沒有玫瑰花那姹紫嫣紅,沒有荷花那香氣四溢,亦不如梅花那千姿百態,而且不如百花盛開的漂亮。但我一直充滿生存意志,我從不會自卑。

現在,因他們的宣揚,更多人注意我們了,越來越多人開始喜歡我們,早前的悲痛,痛苦已經過去,我的兄弟姐妹也陸陸續續地被人栽種。相比下,我之前面目全非、傷痕累累的我,與此刻充滿激情、活力的我較量,簡直是天壤之別呀!我的心樂開了花,難道我不是最幸福的仙人掌嗎?

全能哥哥

謝彥雅

小學三年級 聖保祿學校

我有一個哥哥,但他不只是一個普通的哥哥,還是我的

——最佳的拍檔

他喜歡唱歌,會自編歌詞唱出我的畫,我也會畫出他唱的歌。他得意洋洋地說:「我是最佳的歌手。」我笑得前仰後合,他不但是我的最佳拍檔,還是我的——

最強對手

假期,我們在家很無聊,所以我們拿象棋一起對戰,而我常常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他每次輸了都會義憤填膺地說:「我下次一定會贏你!」

這個有尖尖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但常常傻呼呼的,對我又愛又恨的人,就是我的哥哥——沙律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