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教會我的

盧同學

庇理羅士女子中學 中二


「表姐,『珍惜』是什麼來的︖」表弟拿著暑期作業問到,「要怎麼造句呢︖」表弟將升⼩學三年級,對於這看不⾒摸不著的東西,理解起來還是有點困難,我想了良久,才回答他:「就是你覺得那樣東西很重要,比如你的玩具⾞……」「好吧,那我就寫『我要珍惜我的玩具⾞。』」表弟搶著說。「不如我們造⼀個更難的句⼦,『珍惜時光』好不好︖」表弟⼀臉不解,「時光有什麼好珍惜的︖」啊!許多年前,我還是⼀個⼩女孩,也問過同樣的題……


⼩時候,爸媽⼯作異常忙碌,我⼤部分的時光都是和祖母⼀起度過的。雖然常常朝⼣相對,但不代表我會因此⽽感到享受。她⼀點兒也不懂得⼩孩的新鮮玩意,因此與我缺乏共同話題。她整天只是讀書看報,但其實她只有初⼩的⽂化⽔平,很多字不太懂,所以只能⼀邊閱讀,⼀邊查字典。我⼀來有些輕視她,⼆來對她這種吃⼒不討好的⾏為,感到⼤惑不解——都⼀把年紀了,還要學那麼多,幹什麼呢?


「『⼀⼨光陰⼀⼨⾦,⼨⾦難買⼨光陰』,我雖然年事已⾼,但也應該要珍惜時光,多多學習才是。」當時祖母說的這番話,我似懂非懂——時間有什麼好珍惜的︖後來有⼀次,我考試得了不及格,原因是考試前我浪費了不少光陰在看電視上。那是祖母第⼀次⼤發雷霆,她氣得聲⾳也在抖,說:「你給我去抄⼀百次『珍惜時光』!」我⼀邊抄,⼀邊暗暗地記恨祖母來。


再到後來,有祖母的照顧下,我長⼤了,變得更為獨⽴,不需要祖母的陪伴。祖母也搬回了⾃⼰那間屋⼦,不和我們⼀起住了,於是我倆因此少了來往,可說是疏上加疏。分開後,我卻頗享受,哪個⼩孩不嚮往無拘無束的⽣活呢︖只是⽣活中少了說⼤道理管教我的話,我有時竟有點不習慣。誰知下⼀次的朝⼣相對卻是因為祖母入了醫院,⽽我們要輪流照顧她。她再也讀不了書,看不了報,只是沒⽇沒夜地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得像⼀張輕風⼀吹就飄⾛的⽩紙。那是我第⼀次感到時間是那麼無情無義,不顧⼤⼈們的苦苦哀求,鐵了⼼要帶⾛祖母了。我滿⼼都是恐懼和⾃責,以前的⾃⼰為何沒好好珍惜和祖母相處的每分每秒呢︖現在才來珍惜,太遲了!


「喂喂,表姐,你為什麼在這兒發呆︖那我究竟造哪⼀句好呢︖」表弟搖搖我的⼿臂,⼤聲問道。「『珍惜時光』吧,因為時光真的太重要了!怕是遠遠超過你那輛玩具⾞的!」我微笑地回答,⼼裏又浮現出祖母的⾳容笑貌。(931字)